把 mmwan 设为首页 关注我们 收藏

[最新文章] NEWS FOR YOU

[猜你喜欢] GUESS LIKE

Qrerror
  • 分享到
美眉玩首页>资讯>美眉看>脑瘫男女网恋7年未见面 合影办网络婚礼

脑瘫男女网恋7年未见面 合影办网络婚礼

2014-07-28 12:12:52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橙子
  图为:艾娜房间里,孙文广送的蝴蝶风铃
橙子
lv5 美玩小编
橙子

脑瘫男女网恋7年未见面

  图为:艾娜和孙文广通过视频聊得很开心

脑瘫男女网恋7年未见面

  图为:艾娜房间里,孙文广送的蝴蝶风铃

脑瘫男女网恋7年未见面

  图为:两人“结婚”时PS的合影

  7月26日早上7点,汉阳翠微街一条小巷,人声逐渐喧嚣,城市开始苏醒。36岁的脑瘫残疾人艾娜准时起床,艰难地移到桌边,打开电脑。屏幕上,QQ头像不时闪动,看着来自“老公”的一条条问候,她嘴角露出了笑容。

  一阵晨风吹过,房间挂着的蝶形风铃叮当作响,艾娜甜蜜地扭头看了一眼。风铃底下的桌子上,精美相框中是他们的幸福合影。

  但甜蜜过后,是难以掩饰的伤感。电脑那头的“老公”,是和艾娜网恋7年的孙文广,一名来自山东烟台的脑瘫残疾人。他们在网上互订终身,甚至还在聊天室里举办了一场虚拟婚礼,但由于身体原因至今未能见面,合影都是PS的。武汉到烟台千里之遥,成为他们无法逾越的天堑;让温暖的臂膀代替冰冷的屏幕,是他们今生最大的渴望。

  脑瘫男女的爱情

  浪漫邂逅与电话表白

  艾娜36岁的人生里,从没尝过自如站立和行走的滋味。患先天性脑瘫的她,从记事起,就坐在父亲为她定制的一张铁轮椅中。除了哥哥她没什么玩伴,平时也很少出门,大多数时间都困在自己不足8平方米的卧室内。偶尔家人把轮椅抬到门口,她就傻傻地坐在那里,看着行人来来往往。

  2005年,哥哥送给艾娜一台旧电脑,从此,一个奇妙的世界在她面前打开。2007年3月19日,在一个脑瘫残疾人的聊天室,一个叫“飞碟”的网友点播了一首《云中漫步》,这恰巧是艾娜喜欢的歌。她主动与对方打招呼,发现“飞碟”是烟台的一名重度脑瘫残疾人,和她一样生于1978年。相似的际遇让两人惺惺相惜,他们开始建立网上联系,后来互留电话。艾娜碰上不懂的电脑知识,也总是向孙文广请教。

  那年5月,武汉市残联组织了一场残疾人相亲交友会,艾娜报了名,临行前她告诉了孙文广,谁知他却打来电话让她不要去。“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艾娜挂完电话还是去了,回家她又接到了孙文广的电话——他对她表白了。此时,她才知道他为什么阻止自己去交友会。

  这份表白,艾娜没敢答应,也没有直接拒绝。“我只是感觉太不现实了。”在她看来,两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根本不可能谈恋爱。她选择了回避,一个月都没有理睬他。但是,看到孙文广坚持每天给她发信息,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艾娜又决定尝试接受他。

  聊天室里的婚礼

  结婚照都是PS的

  爱情犹如一束阳光,照进了29岁的艾娜枯井般的生活。孙文广的细心与浪漫,总会不时给她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

  艾娜的网名叫“彩蝶飞”,加上从博客中得知她喜欢风铃,孙文广就在网上订购了一串挂满蝴蝶的风铃,寄到武汉。“那一刻我高兴坏了。”艾娜说,这是除了家人之外,第一次有人送东西给她。那串风铃一直挂在她卧室,风一吹就发出叮叮当当的悦耳声音,就像恋人爱的密语。在艾娜的房间里,衣柜里的白色连衣裙、抽屉里的贝壳手链、脖子上的玉石小挂件,都是孙文广从山东寄来的礼物。

  这段网络恋情,这对特殊的情侣小心而隐秘地经营着,连双方父母都不知道。正如艾娜担心的那样,2011年初,当她把网恋之事告诉父母时,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极力阻止。

  对父母的态度,艾娜表示理解。“我们都是生活都无法自理的残疾人,不适应外面的世界,想见一面都难,在现实里结婚生活更不可能。”艾娜和孙文广把目光转向了网络,两人反复商量之后,决定办一个网络婚礼。“其实在网上结婚只是一个形式,我们早就心灵相通,相许彼此了。”

  2011年 3月19日,在相识4周年的纪念日,艾娜和孙文广回到他们相识的聊天室,举办了一场特殊的婚礼。当天,聊天室的背景换成了喜庆的红色,标注着“新婚快乐”的字样,甚至挂着一张PS的合影当作结婚照。50余位网友发来祝福感动的话语,在大家的见证下,艾娜“嫁人”了。

  共同开办网店

  挣钱给父母买礼物

  从虚拟的婚礼回到现实的生活,两人感情更深了一层。他们在生活上相互鼓励帮助,还共同开办了三家网店代售手套、暖水袋等物品。

  网店生意不算好,代售的利润也十分微薄,三家店子每个月收入总共才四五百元。但两人十分努力,经常轮流在网上守到凌晨。艾娜一天只能打200多字,孙文广也差不多,但一遇到生意,他们还是兴奋而笨拙地和“亲”打字交流。

  “我们可以努力养活自己。”艾娜自豪地说,通过经营网店,他们不仅减轻了家庭的负担,偶尔还能孝敬父母。每逢母亲节和父亲节,艾娜都会用开网店挣的钱给父母买衣服鞋子等。父亲则向记者展示他的手机,“这就是女儿挣钱给我买的。”

  和别的恋人一样,艾娜和孙文广偶尔会为一些琐事闹别扭,但争吵都不会超过两天。唯一的一次较大争吵是去年10月,孙文广突然好几天不上网,手机也关了,这让艾娜感到很失落,像掉了魂一样。一气之下,她把网店关了,商品的照片也都撤了。几天后孙文广生气地打来电话:“怎么能把我们辛苦经营网店说关就关了呢?”艾娜反问他失去联系的原因,得知是因为孙文广母亲去世后,她十分自责,主动道歉并立下保证书:“今后再也不拿网店开玩笑了。”

  千里阻隔

  此生唯愿与恋人见一面

  交往越久,见面的冲动就越强烈,特别在网上“结婚”后,这个念头几乎每天都在折磨他们。

  “文广,我的人生已经过了一大半了!今生我能遇到你,我已经很知足了。不管现在或是以后我们能否走到一起,我今生唯一的心愿,最大的渴求,就是能够跟我的网络爱人见上一见,真正在现实中相处、拥抱一次!”艾娜有写QQ空间和博客的习惯,她的博客中有这样一段话。前不久,在武汉市残联的一次接访中,艾娜还托人向市残联有关领导表露了心声。当时,市残联领导表示有意促成此事。

  也有网友建议艾娜慎重,见面可能会让他们更加放不下对方,为以后的生活平添痛楚。更何况,从武汉到烟台千余公里,对于两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来说,是无法逾越的难关。此前,艾娜最远一次出门,是在2009年参加“助残一日游”时去了鄂州。

  网友的建议,让艾娜十分矛盾。她很清楚,虽然父母现在不反对她和孙文广交往,但按照双方家庭条件,两个人想见面有些不太现实。艾娜的父亲年近七旬并有严重关节炎,母亲晕车并做了肺部切除手术,哥哥更是反对她去山东;孙文广家在烟台农村,父亲年近80岁且患严重心脏病,哥哥姐姐条件也较差。因此,两人见面除了经济上的困难外,出发一方还需要有热心志愿者的陪同。

  “若是这一辈子不能见他一面,我终生都会感到遗憾。”艾娜说,她希望能有好心人士帮自己圆了这个梦。

新闻看完了?喜欢就点个赞吧!已经有 100 人发表了意见

100 0
美眉玩评分: 1星 2星 3星 4星 5星 3星,值得一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