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 mmwan 设为首页 关注我们 收藏

[最新文章] NEWS FOR YOU

[猜你喜欢] GUESS LIKE

Qrerror
  • 分享到
美眉玩首页>资讯>美眉看>深圳流浪女街头病死 市民两次报警警方称无记录

深圳流浪女街头病死 市民两次报警警方称无记录

2014-07-22 13:06:42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橙子
  夏日正午炎炎烈日下,一名20岁左右的流浪女因病重死在深圳街头(南都本月18日曾报道)。对于有市民称两次报警求助无果,警方表示查询系统后并未发现相关报警记录。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各...
橙子
lv5 美玩小编
橙子

深圳流浪女街头病死 市民两次报警警方称无记录

  夏日正午炎炎烈日下,一名20岁左右的流浪女因病重死在深圳街头(南都本月18日曾报道)。对于有市民称两次报警求助无果,警方表示查询系统后并未发现相关报警记录。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各权责部门间的协作不畅、流浪病人的抗拒心理,成为救助工作的主要障碍。

  急救站:送治流浪病人多次被拒收

  此前报道中派出所和120抱怨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传染病医院)拒收流浪病人,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为此叫屈。该院相关人士强调,只要达到住院诊疗条件的病人都得到了收治,“我们收治了很多流浪病人,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深圳120雪象医院急救站工作人员江先生表示,曾经多次将流浪病人送往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有治疗中途跑回来的,也有多次被拒绝接收,或因手续不全或有其它病症,“多数流浪病人都有传染病,有的还有精神病,所以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会要求先送去康宁(精神病院),但康宁又要求先去治疗传染病,最后不了了之带回来。”

  民政系统:流浪病人救治由财政拨款

  江先生称,深圳坂田常年有多名流浪女子活动,此前120也多次出勤救治,“仅去年,我们负责的片区就因为流浪病人出勤20多次,被救治的基本都是老面孔。”他同时表示目前救治情况确实不理想。

  龙岗民政系统一名科级干部受访时表示,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和龙岗区医院都是深圳指定的流浪病人救治定点医院,流浪病人救治费用都由财政拨付。该人士提供的一份文件显示,救治由指定医院负责,经费由区财政拨付,“这个规定很明确,但我们的人还是经常遇到被拒的情况。”

  殡仪馆:“无名氏”死者每年五六百人

  对这个死去的“无名氏”流浪女,急救站工作人员江先生表示有印象,约半月前一次救护车出勤,他见过这名女子。当地派出所人士接受采访时表示,流浪女“无名氏”的死亡,因不属于治安案件,不需做法医鉴定,由民政和殡仪馆处理。深圳市殡仪馆昨日透露,像这名流浪女一样的“无名氏”死者,每年会接收五六百人。

  18日中午,深圳坂田街道办岗头社区工作站又发现一名流浪女子,街道社会事务办工作人员将其送往坂田医院救治。社会事务办工作人员称,女子腿部有浮肿现象,暂未发现其它疾病。

  警方观点

  抗拒心理成救助一大难题

  接到报警或求助后,对流浪人员的救治如何展开,是否遇过拒收等情况?南都记者就此询问深圳各区警方,救治流程相似,但受助人的意愿成为救治成功与否的一大关键。各区警方多回避了是否遇过拒收的问题,要求匿名的某区警方负责人表示,流浪病人一般不愿接受救助,也比较排斥和恐惧进医院。

  福田和罗湖警方均表示,接到报警后,首先会前往现场,核实流浪人员身份,如果对方愿配合,警方会帮忙联系其亲属,愿意去救助站的,民警会开车送对方去。福田警方表示,警方主要是核查身份、联系民政和120急救,之后的事都由后两个单位负责。一般而言,民警拨打120,急救车总会到现场,至于生病的流浪人员会不会被送往医院,这主要由出车的医务人员以及流浪者本人决定。民警把需要救助的流浪人员送往救助站,后者一般都会接收。但根据出警经历,一些流浪人员不愿跟警方讲述情况,被问到身份时大多起身就走。

  宝安警方一位人士表示,对流浪人员的救助很难,主要是他们对此有抗拒心理。要求匿去单位名称的某区级公安分局人士也表示,今年1月1日至今,接到的流浪人员警情大概有20多宗,但流浪人员一般不愿接受救助,也比较排斥和恐惧进医院治疗。

  还原

  48小时前

  街坊第一次看到她

  她倒在深圳坂田雪象社区工作站路口一家士多店门口,士多店后是一栋出租屋楼房,旁边是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堆,她死前48小时,附近街坊在这里第一次看到她。

  13日中午

  路口清理垃圾的环卫阿姨看到一名女子在路边走来走去,“那时看上去衣服挺整齐,挺正常。”

  13日晚上11时

  有人发现女子用两张纸板铺地,睡在出租屋铁门内楼梯口地板上。“有人喊她她也不理,就是往边上挪一下。”出租屋楼上一位年轻男租户说。这处出租屋的铁门已经坏了一段时间,不用钥匙和感应器就可以推开。

  14日早上6时

  上班的环卫阿姨再度看到“无名氏”,她蜷缩在铁门内的地上,身边放着一些简单的包装食物。约7时离开前,环卫阿姨听到有人大声驱赶“无名氏”,可能是出门上班的人,因为“无名氏”睡觉的位置正好挡着住客的路。

  14日7时多

  楼下靠街一侧的士多店员工朱小姐过来开门营业,发现“无名氏”坐在士多店门口的固定小桌椅上,朱小姐担心其影响生意,叫其“坐过去一点”,但对方没反应。“她不说话,就在那里坐着”,朱小姐拿了面包和水给她,她起初没反应,但后来吃了。

  14日下午2时许

  士多店朱小姐发现“无名氏”睡在店门口地上,任凭太阳暴晒也不动,朱小姐打电话报警,但有人在电话中告诉她,这是流浪人员,警察也没办法。“走近叫她,眼睛会睁开一下,但又闭上”,朱小姐以为她在睡觉,没有过多留意。

  15日上午10时

  朱小姐发现“无名氏”出现异常,“整个身体像抽筋一样。”她再度打电话报警,仍得到同样回复:没办法,处理不了。朱小姐再打却一度占线,还跑到街对面请士多店老板帮忙打电话。但警方表示,事后龙岗警方召集各单位调查,派出所指事实和朱小姐所述有出入,警方查询系统后并未发现朱小姐事发前的报警记录。

  15日上午11时许

  “无名氏”抽搐相当严重,朱小姐称开始向12315市长热线求助,并拨打附近派出所电话,这次求助奏效了:附近的宝岗派出所民警和雪象医院120人员很快赶到,但检查一番后,“无名氏”被发现已经死亡。

  15日中午12时许

  “无名氏”被盖上一块布,不久被送往殡仪馆。她死后没有留下任何信息,包括她的名字。

  综合附近居民描述,“无名氏”大概中等身材、身高155-160厘米,长发。因长期暴晒或其它原因,脸色呈褐色,有目击者称看到她脸上有伤疤。

新闻看完了?喜欢就点个赞吧!已经有 100 人发表了意见

100 0
美眉玩评分: 1星 2星 3星 4星 5星 3星,值得一玩